欢迎访问28心情日志网 您还没有 登录 注册

很少可以看见蓝天的优美了

时间:2016-1-14 16:30    阅读: 1424 次    来源:28心情日志网

很少可以看见蓝天的优美了

六十年代的蓝天已经不在了,夜晚的星星也少了。晚上的繁星为何这么少,伤感的散文随笔表达此刻的心情。六十年代的阿蒙,是不属于任何个人的,它是属于一个集体,一个名叫下湾大队的集体,很荣幸地拥有它的绝傲的身姿,与一声震天吼的歌喉。这个集体将阿蒙交给了一个普通的农民家收养,每年可以给这个家庭三千工分的。(六十年代的中国,都是以工分来计算口粮和劳动力的。)

阿蒙就这样踏着方步进入了普通的人家。一根缰绳握在了名叫么么哒的女孩的手中,它竟然十分欣喜地住下来。么么哒是一个读书的女孩,每日必须很早起床拉着阿蒙的缰绳就赶早晨的露水,去沐浴着还未睡去的月光,去踏着岁月的涡轮出发。一路都是无语的走路,再来到了长满草的山坡,阿蒙才能喘一口气,去撕一把青草和着露水吃了下去。原来这儿的露珠与嫩草是那么的味美,那么甘甜。

早晨的时间都是很少的,一晃而过的晨曦就迎来了早晨的太阳了,么么哒必须要骑在牛背上去赶学了。踢踏踢踏的脚步声,来到了学校的外围,阿蒙经理不懂等待着么么哒从它的脖颈上滑下来,它在感受着细腻而温柔的滑动,阿蒙渐渐地享受起这样的生活来。

校园外,没有什么小草。阿蒙独自趴在一棵大树下,反刍着胃里的食物,目光却停留在么么哒靠近窗户的位置上。它不叫唤,也不着急,淡定地望了几眼又低头去反刍去了。等待着放学,阿蒙都能将时光压缩在嘴巴的细嫩的青草里,也可以揉碎在目光的清波里缓缓流淌出一首小诗来,或者是时光拉成一缕缕荡漾在美梦的春波了,阿蒙也会小憩。

待到铃声起,那欢快的涌动,召唤了阿蒙的热血。它站起幽美的姿势迎接着么么哒的到来。么么哒那熟悉的笑声,还有抚摸它毛发与脊背的小手,是寂寞等待最大的安慰了。踢踏踢踏的脚步重新在乡间小道上响起,迈进了淡淡的炊烟里,汇成了一副绝美的风景图画。

岁月在递增,时间在飞梭,一晃就是一年过去了,阿蒙为么么哒挣来了三千工分,换来了么么哒在家里的骄傲,以后阿蒙与么么哒的距离也更加近了,感情也在递增。

乡间小道边的田野小草都很少了,阿蒙和么么哒有时会走很长的路,来到幽幽的山谷才能感受到绿色的青草香味,才可以美美的饱餐一顿那笔鸡肉还甜丝丝的小草了。这儿的牛,也很多。牛群会常常为了感情的纠葛而大打出手,打一个你死我活。出现这么一个问题,放牛的娃儿可就有好戏可以看了。

这不?在田埂地头,有两只大水牛正在相斗呢!

一只水牛的个头很大,它双脚使劲地绷紧着弦儿,头上的犀利的弯角与另一只牛的角纠缠在一起了。时而是那边的牛背抵着连连后退,没有反手之力。呆了一会儿,这边的水牛不小心滑了一跤,双膝跪在了泥浆中,失去了争斗的重心。那边的水牛顿时来劲了,对着陷入了泥沼的对手不停地猛扎,牛角顿时鲜血直流。跪在地上的牛哞叫了几声,好不容易爬出了泥沼,跌跌撞撞地逃跑了,溅起了许多水花。

胜利的水牛是多么骄傲地摔着尾巴,头颅高高地昂着,庆祝着胜利。

阿蒙是一头黄牛,它的血液里没有好斗的精神。何况他是一头大公黄牛呢?所以它对相斗是好不感兴趣的。可是有一件事触动了它,为了?I卫某些利益,它出动了。

那是某一个周末的下午,么么哒携着阿蒙出发了,去寻找美味的青草。那头斗胜了的水牛背上坐着主人——黑你娃。黑你娃是一个友善的家伙,经常会和么么哒打招呼,并且一路寻找着美丽的草原。

此刻一碰头,黑你娃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:互相交换牛乘骑。

这个想法一提出,么么哒立刻就同意了,因为乘骑不一样的牛,更会显得威风凛凛。然而担心还是有的,比如牛不听话将陌生人甩下来,受伤了如何是好?

黑你娃,拍着胸脯保票,他的牛是最听他的话的,不会将么么哒甩下来的。么么哒经不住诱惑,跳下了牛背,对着阿蒙耳语了一阵子,就朝着黑你娃的牛走去。被调教过了的水牛,一般都是很温顺的。

在宽阔的牛背上,这条陌生的水牛一开始十分的老实,慢慢地行走。接着踢踏的脚步声就加快了节奏了,它发狂地飞奔了起来。么么哒吓得闭上了眼眸,趴在了牛背上,双手使劲地拽住了牛的脖子皮,混天黑地得颠簸着。不知多久,别人晕车,她晕牛。

一个紧急刹车,么么哒飞了出去,甩进了水田的深深的沟里,全身都湿透,四肢都是泥浆沾满,满脸都是黑色的泥水,十分的狼狈。么么哒半天都缓不过神来,手臂上被荆棘划破了,流出了血来了。她很想哭,可是哭不出来。

此刻,阿蒙也奔跑了过来,一个急刹车,将黑你娃也抛进了水田里,狼狈的样子不亚于么么哒了。阿蒙是一个很通人性的家伙,它双眼怒火喷张,对着那只水牛俯冲而来,一副不要命的架势。水牛一个不提防,被阿蒙顶了了四脚朝天。哞哞的怪叫。

水牛是一个好斗的家伙,它岂可轻易认输?拉开了架势就与阿蒙对着干了起来,一只是黄牛,一只是水牛。水牛的角很尖,黄牛的角短小,无法与其匹敌。

阿蒙不肯轻易认输,与水牛胶着了,背脊上流出了血来,它依然不在乎,用尽了全力取顶着水牛的肚子。水牛竟然受不了了,大叫几声落荒而逃。一身是水的黑你娃竟然睁大眼珠子不敢相信,阿蒙能挑战胜利,太不可思议了。

阿蒙受伤了,不忘记用肥厚的舌头去舔舐着么么哒的脸,给她最大的安慰。么么哒第一次抱着阿蒙的脖子,哭了,泪水活着泥水滴答在细腻的牛毛上,感受着忧伤,感受着动物的亲情。

又是一年过去了,么么哒上初中去了。时间更加紧迫。么么哒还是忘记要照料着阿蒙,就算是迟到或者少做作业,她都依然会去照料阿蒙的。或许是某个疏忽的地方,酿成了不可以挽回的错误。

一天,学校里下课比较晚,回来的时候,天都要黑了,也像是要下雨的前兆。么么哒赶紧拉着阿蒙去吃草了,沿途都没有什么草可以吃,他们只要一路小跑去山谷。

去山谷的路途很远,来回加上要吃草,恐怕是赶不上回家路了。么么哒心里很紧张,眼目张望,希望能快速找到牛可以充饥的小草了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前方不到十米的地方的田野里四处都是一片碧绿,好好的草,好嫩的草。绿得就像是一块无暇的翡翠。

阿蒙在田野里大快朵颐,四处皆是美丽的图画,它也融进了这幅美丽的画卷中。草儿很肥美,阿蒙不一会儿就吃的很饱了,它没有那一次比这一次要吃得饱,吃得这么快,如同吃着肯德基缤纷桶。

危机在细微中诞生了。阿蒙感觉到胃里的食物和往常不一样,很涨的感觉,总有一股气在里面流窜横行,想要放屁也放不出来。走动了一百步的样子,阿蒙越发感觉到了不舒服,肚子滚圆如孕妇了。它几乎走不动了,可是它没有哼一声,在缰绳的牵引下回到了牛圈里。

异样的感觉,折磨着阿蒙。异样的感觉,也折磨着么么哒。她赶紧回到家里将这件事告诉了妈妈,说阿蒙不舒服了,好像是胀气,口角还吐出了泡沫来,妈妈你去看看吧!

妈妈来到牛圈的时候,阿蒙已经疼得全身都是汗水琉璃了,它动不想动了,胃里的东西在死命的顶着它,疼就像一把钢刀在刮着它的胃,还有肠子,以及灵魂都搅散了,无法收拢。

阿蒙!阿蒙!你怎么啦?么么哒抱着牛的嘴巴,不停的抚摸,泪水滴滴地降落。落在了牛的眼睛里,牛的嘴巴上,还有牛的舌头撒谎上。阿蒙感觉到了么么哒的伤心,它的尾巴勉强的甩动了几下,又无力得垂了下来,眼神里出来哀鸣还有慈祥,它站不起来了。死神似乎在与它招手。

不好!牛是吃了红花吧?

妈妈的第一直觉说出,就飞奔出去拉回了爸爸。爸爸神情十分严肃,目光射出了如同利剑,可以杀人。

“该死!给黄牛吃红花?你害死我了,一头牛的工分是三千啊!一年的辛劳都泡汤了。”爸爸招呼了几个人,脱下了脚下的草鞋,对着阿蒙的肚子一阵子狂拍,似乎这样就能将肚子里的气给排出来似的。

噼噼啪啪声络绎不绝,牛的肚皮都拍红了,也不见一缕气从阿蒙的肛门里放出来。阿蒙感受到了鞋子给予的痛可以减缓一点腹内的疼,可是在大人们的大汗淋漓之后,那些拍击声也就停止了。

“算了,没有法子了,还是让它死吧!”一个大叔的话给阿蒙判了死刑。

“不对,还可以将牛抬起来,用几根粗粗的木棍去撬肚皮,或许能放出气来,气一旦出来,牛就能活了。”一个大伯说。

大家依照办法而行。三根粗大的木棍将阿蒙抬起,在它的肚皮下不停得颠着晃着。每颠晃一次,阿蒙就感觉到了更加钻心的疼痛,那是肚皮爆裂的疼,还有血液流动在内脏间得疼。

“噗——”

一阵响声,如同放屁。大人们一阵惊喜,或许认为黄牛有救了,将杠杆放下来。阿蒙直挺挺得躺在了地上,四蹄不停的滑动着,进入了垂死前的挣扎了。它的瞳孔不再能聚光了,能看清么么哒的面孔的刹那也模糊得重叠影儿了。红热的血液从它的鼻孔中流出,它失去了直觉。

“该死的,牛死了,这个么么哒,我要你的命。”爸爸的话在杀人。

么么哒吓得拔腿就跑,一口气逃到了外婆家,再也不敢回家了。她在孤寂中度过思念阿蒙的日子,在外婆的怜悯中度过了三天。三天中,她的脑海里一直沉浸在阿蒙死去的悲伤之中,她无法排遣内心的犯罪感,她感觉是自己扼杀了阿蒙的生命,是自己的无知在它的脖颈上狠狠得砍来一刀,结束了短暂的友情。

外面下着雨,滴答着他们之间的故事,有阿蒙的日子是快活的,没有阿蒙的日子,她如何面对。,她不停得洒泪在雨里,朝着山的那边叹息,哭泣,泪水滴落的方向是灵魂安息的方向。

月半光,影未?。寒衣空瘦,孤帆悠悠。琵琶的旋律在月下断肠,花落的声音在指尖回荡。恍惚间,渡口无人,堤上无柳。霜镜中的冷月开始隐去,窗台的一帘秋雨纷纷坠落。

听,黑暗在破碎,看,身影在走远。谁在等繁华落幕那刻,笑曲终人散,戏子独怜。步步皆殇,谁唇角还残留着昔日的似水温柔,深情一许。叹如今月下你飘起的红袖已然不是为我而舞。把你在三生石刻下的地久天长挥剑斩落,划破冷月无言!

沉梦中的凝噎醉笑月色沧桑,岁月长河里漂浮的时光碎片割裂所有痛彻心扉。纵我把眼中隐忍的苦涩埋成千年孤殇,你,终究看不到它的哭泣无声!把一颗被遗弃天涯与海角,深情滚烫的痴心冰封千年,再将它锁进一座万年空城里,关上月光寂寞稀薄的纱灯,待指尖的所有繁华凋零那刻,便成就了眼角的一世山河永寂!

拾起枯残满地的别离寂静浅唱,捧起曾经的美丽,徒步至季节深处的尽头遗世长眠。待寒冬冰封所有的花开时,你是否会踏雪而来,在十里长亭外的桃花荼蘼之际将我轻抚唤醒。若然,我愿倾尽最后一滴深情把你描进红尘的画里,纵我踏入轮回中灰飞湮灭,依然执你痴心不渝!

伤感散文相关文章

深度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