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28心情日志网 您还没有 登录 注册

这天日记

时间:2020-10-28 16:29    阅读: 275 次    来源:28心情日志网

  下午的太阳总是暖和的,余笙隔着细薄的纱帘看到树枝婆娑的剪影。窗外的鸟儿叫得轻快,稀碎的吱喳随着风声飘荡在余笙耳旁,又溜儿蹦到窗外远方。如此安神的时光总是让人倦乏,余笙安静地躺在干净洁白的床上,一呼一吸,悄然闭上了眼睛。

  他做了个很长的梦,梦境连着呼吸悠然缓慢地铺展,每一息间都显得漫长。他在梦中踱步,向笔直的方向。度过漫长的数息,余笙终于看到新的景色。他看见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,小手紧紧抓住男人的拇指,男人轻轻牵着男孩,一步又一步,他的眼神充满慈爱,应该是在扮演父亲的角色。男孩摇摇晃晃,在男人的帮助下习得徒步的技巧。看见男孩颤巍的小脚逐渐熟练,余笙和男人一同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
  又过一息,余笙与两人擦肩而过,周围再次显得孤独。

  余笙继续前行,这次他看见躲在父亲背后的男孩探出头来,悄悄打量对面叔叔身后安静坐着的女孩,看起来是两人第一次相遇。男孩终于鼓起勇气走到女孩面前,递给她自己心爱的糖果。

  “我们可以一起玩吗?”

  “好啊。”

  小孩子的语言总是天真烂漫,两只幼小的手掌牵起彼此,逐渐淡出余笙的视野。

  余笙快步追了上去,小孩却变成了大孩,男孩一个人在院子们外无聊地踟蹰,不时透过院子的花丛眺望。男孩的眼睛突然闪烁起来,鲜花包围的白色矮屋悄悄打开了门,踏出一位百褶裙的精灵,女孩也长大了,如同清晨含带露珠的花苞那般灿烂。

  “好慢啊你?”男孩嘟了嘟嘴,语气却那么轻柔。

  女孩微笑着伸出右手:“我们走吧。”

  两人跟在太阳的身后,向往远方。

  余笙静悄悄跟在他们身后。

  他们说笑着走过小镇的街道,台阶,石桥。他们最终来到的是小镇的中学,银杏树随风落下几片带着温暖的叶子。原来他们只是去上学罢了,余笙停留在校门,外边寥寥过往三两个行人,里边熙熙攘攘。余笙眺望人群,想在其中找到那一对活泼的人儿,原来上学也是这般有趣。

  余笙站在门口已经看不到两人的影子,他慢慢往后退,一个转身,却又再次看见了两人,还有不知道从哪出现的热闹人群。

  男孩女孩一前一后走在马路的对面,男孩变得挺拔,女孩扎起了清爽的马尾辫。两人之间隔着距离,余笙感觉这距离很远。一路上男孩没有说上一句话,女孩也没有。余笙懂了,这是吵架了吧。终于,女孩的啜泣声打破了两人之间微妙的平静。男孩下意识的转过头,却只看见逃离的背影,和一滴匆匆留下,依旧在空中旋转的泪水。

  余笙不免叹了口气,他看见男孩懊恼地蹲在街角,目光望着女孩离去的方向。余笙走到男孩身旁跟着蹲下,也朝着那个方向看去,那里已不见女孩的身影。

  “吵架了?”余笙用很轻地语气问。

  男孩没有反应。

  “肯定是你干了什么坏事。”

  男孩盯着远处地面。

  余笙依旧很耐心,他拍拍地上的灰尘,然后坐了下去,像个落魄的诗人:“说说,怎么惹她生气了?”

  男孩跟着余笙的样子靠着墙角坐下。

  “她住我家隔壁,”男孩说,“我们从小就是很好的朋友,一起玩,一起上学。”

  “这样啊,”余笙点点头,“那发生了什么?”

  男孩显得有点委屈:“她明天就要离开了,可她今天才告诉我。”

  “所以你觉得她不重视你?”余笙若有所思地看着男孩,“你觉得她不在乎你是吗?”

  男孩显得犹豫,但还是点头:“明明这么大的事,现在才说。”

  余笙望着天空,两团云朵乘着风你追我赶。

  “曾经也有个女孩,”余笙笑道,“和你们一样,我俩小学开始就在一块,一起上学,放学,晚上约好去谁家做作业,反正就在隔壁。”

  “是不是和你们俩很像?”余笙看向男孩。

  男孩点点头。

  余笙继续回忆,他将背往后靠了靠,寻找一个更为舒适的姿势:“我们将整个年轻的时光献给彼此,那时候我们依旧相信未来我们会一直这样,我们已经准备考同一个高中,以后还要考同一所大学,那时候也不懂什么情情爱爱,就单纯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快乐。”

  “后来呢?”男孩问道。

  “一样的,她要搬家了,”余笙眯着眼睛,云彩飘向了不同的方向,“我很伤心,我们吵了一架,我像你一样,看着她哭着跑了,然后我一个人在路上乱逛,我只想不停的走,走累了就在街角蹲一会儿,然后接着走。我发誓以后再也不见她了,我一个人绕着小镇走到凌晨,那会儿街上都没什么人了我才慢悠悠地走回去,因为我怕回家太早会碰见她。”

  男孩表情产生了变化,余笙没有在意地继续说:“我回到家倒头就睡,我爸妈也懒得管我,他们知道我很伤心。那一晚上没怎么睡好,因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眼泪鼻涕都稀里哗啦地止不住往下掉。”

  “但是第二天我睡到了中午,”余笙说着说着自己笑了,“因为她告诉我她上午就要在镇里搭客车离开。”

  “你们就这样错过了啊?”男孩的语气很是可惜,他还想对余笙说什么,但是没有说,可能他发现自己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做出的选择和余笙一样。

  “没有,”余笙摇了摇头,“起床后我只感觉到自己很空虚,于是我跑去车站,尽管她已经走了,但我还是想去车站看看,起码那里离她更近一点。”

  “是不是感觉我很傻?”余笙问男孩,“但是你知道我在车站看到了什么吗。”

  “她?”男孩试着回答。

  “我看见她坐在候车室最显眼的地方,”余笙露出幸福的表情,“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,其它人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我大声喊她的名字,然后我的眼泪鼻涕又稀里哗啦起来。她听见后高兴地走了过来,然后我俩就坐在候车室,那时候我还在哭。”

  “所以说小时候女生就是要比男生成熟,我坐在那哭的都不成样子了,她就在旁边微笑着一张一张递给我纸巾。”余笙描述着当时的画面,男孩也笑了,一会儿余笙又正经起来,“不过我还是看到她眼睛肿肿的,很久以后她才告诉我她跑回家哭了一下午,第二天感觉没眼泪流了。”

  “我问她为什么还等在车站,她说她相信我一定会来找她,怕我找不到她会很寂寞,她还想听我亲口说声再见,于是她求她爸爸将车票换成了最后一班。”

  “真好。”男孩听得入神,最后的的结局让他感到高兴。

  余笙却摇摇头:“我是很后悔的,因为我让半个青春里一起生活的女孩哭了一晚上,还让她等了一上午。”

  “那你们后来怎么样了?”男孩问。

  余笙却神秘地笑:“后来就是后来的生活了。”

  男孩不懂他的意思,也没在追问。思考了片刻,男孩站了起来,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:“我想去找她,跟她说再见,跟她说声对不起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余笙笑着起来拍拍男孩的肩,男孩向女孩跑走的方向狂奔。男孩的影子淡出了余笙的视野,余笙头抵着墙壁,仰望天空,两朵云儿飘了个圈儿又聚在了一起,“我们啊,决定再给对方一辈子。”

  余笙又坐着度过了漫长的一息,远处驶来一辆橘红色的公交,车驶得很缓,余笙透过车窗看见带着耳机的男孩。余笙的周围开始发生变化,这是一座新的城市,公交车在余笙面前停了下来。余笙走上车,坐在了男孩的身后。

  余笙近处端详,男孩的脸少了某些稚气,他此刻似乎是孤独的。男孩带着耳机,寂寞的眼神看着窗外。

  漫长而又短暂的,余笙用食指轻轻敲打座位上的扶手,每过一站便轻敲一下,直到他听到某个熟悉的名字,他才将抬起的指头悄悄放下。此刻男孩高兴地站了起来,余笙看不到了他脸上的寂寞和孤单。

  男孩走下公交,余笙也跟着下了车。

  男孩的步伐很快,又保持着速度不让自己看起来凌乱。城市的幕布替换成了黑夜,缤纷的灯光在余笙面前一盏一盏亮起,令他的眼睛五彩斑斓。男孩的表情变得快乐,余笙也是快乐的。这是一片灯光与画的广场,男孩停了下来,四周是欢快的人群,他的目光最终定格在某处,橙色的霓虹下是一张熟悉的脸。

  他们再一次重逢。

  两人安静地站在原地互相看着对方,霓虹让彼此的脸颊显得绯红。

  余笙寻得一处台阶,右手撑着下巴观察。

  远处传来一阵喧闹,接着是一道道绚烂的光,是烟花升至天空绽放的色彩。男孩和女孩望向天空,夜晚在热闹地闪烁,天上的花火时而锦簇,时而散漫。

  “好漂亮。”

  “是啊。”

  “以后还能一起看么?”

  “能的。”

  “那约定好了哦!”

  五颜六色的光铺在两人身上,不知不觉,人群的喧闹逐渐远离。男孩悄悄打量身旁好看的侧颜,仿佛鼓起了莫大的勇气牵起她的左手。

  “那么,做我女朋友吧,我每天都陪你看。”

  天上的花火在绽放,女孩笑得比它更加灿烂。飞起来的火药依旧发出美丽的轰鸣声,但一切声音都仿佛都离他们很远很远,只留下一句青涩羞赧的回应。

  “不许骗我哦!”

  四周仍在五颜六色和黑暗中交替,台阶上的余笙满意地看着两人,迷离中他也看见了甜美的笑容。

  走了,余笙拍拍灰尘,一阶一阶走上漫长的石梯,他把烟花和人群抛在了身后。

  之后的梦还很长,余笙走过古老的小镇,穿越繁华的夜城。他看见白天和夜晚交替,仿佛那晚的烟花一次又一次地把天空点亮。余笙看见男孩和女孩一同度过青葱的大学,然后挽着手投奔进偌大的社会,那是相濡以沫的日子,他们在车流比灯光还多的城市里支起属于彼此的小家。每一次奋斗,都是为了让那里更加温暖。他们平凡地走在穿行的人群当中,彼此紧握着双手,剩下的时光是干净而美好的,余笙跟在两人身后。

  走了很久,余笙走过平凡的小道,对面是一个蹒跚学步的儿童,这一次牵着的是男孩的大手,男孩也成为了另一个男孩的父亲。女孩微笑着跟在两人身后,享受着懒散的太阳。余笙同样地伸出自己的手,阳光照在手心,果然,更加温暖了。

  随着阳光前行,余笙面前只剩下了一道笔直的望不到头的路,他往前走,不时与男孩和女孩擦肩而过,他看见两人牵着的手逐渐长出了皱纹。余笙走得越久,女孩换上了白发,男孩弯起了腰,他们搀扶着彼此,依旧开心地在开满鲜花的路上漫步,女孩依旧会没有理由地撒娇,男孩也没有忘记那些浓情蜜意的情话。余笙看见,他们的笑容遮住了深壑的皱纹,苍老的身躯里依旧锁着活力与青春。

  但时间是会腐蚀锁链的,再牢靠的门也禁不住风和雨水在时间下的浸润,再年轻的灵魂也驶不动暮年的身体,余笙有很长时间没有在这条笔直的路上看见他们了。

  但余笙只能往前走,他仍未看见终点,更加看不见出发的位置。

  路总会有尽头。

  余笙看见了夕阳,夕阳的方向是一间普通的门,那里是梦境的终点。余笙轻轻打开门,里侧是一间干净整洁的房间,半开的窗送入充满活力的微风,余晖在窗前的木桌上留下树的影子,窗外的鸟儿叽叽喳喳。已是暮年的女孩坐在床旁的摇椅上睡着了,发出一阵阵均匀的呼吸。

  余笙没有去看床上躺着的人,他朝女孩挥了挥沉重的双手,这是再见的意思。

  余笙的梦境结束了。

励志故事相关文章

深度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