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28心情日志网 您还没有 登录 注册

喝了农药的表妹

时间:2020-10-26 16:09    阅读: 28 次    来源:28心情日志网

  大三的时候,往家里打电话,娘很唏嘘的告诉我,我大姑的女儿喝了农药敌敌畏,现在人还在医院里,虽说是抢救过来了,但是胃都烧烂了,还得继续治疗。我听后很震惊!很唏嘘!感慨良多!倒不是说我与这个表妹的感情有多深,有多心疼她。我们虽然是表姐妹,但是关系不怎么好,平常也不怎么见面,可以说是不太熟悉的陌生人。我对她的这种唏嘘,可以说是同为女人的那种感同身受,对身为女人那种可惜和心疼。这个时候的表妹已经是第二次嫁人了,带着几个月大的儿子嫁给了邻村的一个贫穷的大龄男青年。这事儿要讲明白呀,还得从头说起。我在以前的文章中也写过,我不想与之有任何关系的奶奶为人恶毒,待我们一家很是刻薄。我们与她的关系很恶劣,我的姑姑是她娘的忠实拥护者,所以自然而然的与我们的关系也不怎么样。我们与奶奶分家过,平常鲜有来往。对于这个表妹的印象还停留在小时候,记得那时候的她,安静,怯懦,是个很传统的乡村女孩儿。与她相比,我是十分具有反叛精神的,这是捡好听的说。难听点就是,我不听话,不服管儿。所以我万万没有想到,她会做出那样的事儿!高三复读的时候,周末放假在家。那个时候在村里手机还不是很普及,一般是父母才会有。娘手里的那一个,是全家共用的,谁都可以用,外出打工的爹手里的那一个,主要的功能就是为了跟家人联系。那天晚上,我和娘还有弟弟妹妹在吃饭。突然家里的电话响了,我接了电话,是大姑,她问我爹的电话号码是多少?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,大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,若是没有需要爹去帮忙的事儿,她才不会找爹的。因为爹跟村里的盖房班儿一块儿在外地的工地打工,离家很远,回来要坐火车再倒客车。而爹又是那种人,他觉得自己的爹娘姊妹兄弟才是自己的亲人,姊妹兄弟的孩子才是自己的后代,对于自己亲生的儿子只有责任,自己的媳妇儿闺女都是外人。所以要是直接告诉大姑爹的电话号码,大姑一句话,爹就会立马赶回来。可是爹这一回来,来回车费加上好几天的误工费不说,我们担心的是,他每次出去回来都是跟着盖房班儿一块儿的,没有自己单独行动过,怕他再出什么岔子。我大姑可以不心疼他的弟弟,把他弟弟有事招来,无事挥去。但是,爹是我们家的顶梁柱,对于他的安危,我们是很担心的。所以我就没有给她,爹的号电话号码,先问她是怎么回事儿?我和娘心里是这么想的,先问清楚大姑是什么事儿,如果这事儿我们能帮忙,或者我们可以找人帮忙,就不费事的让爹冒险大老远的跑一趟了。要是我们帮不了,必须得爹回来才行,那不用大姑说,我们也会主动给爹打电话,让他回来的。可是大姑在电话里支支吾吾的说没事儿,要我们不用管,就是一个劲儿的要爹的电话号码。她这样说肯定是有事!要不然怎么会支支吾吾的不说明白,那么执着的要爹的电话号码呢?她越是这样的态度,我们心里越担心。这么多年来,我们也了解她。要不是有那种需要卖力气,且吃力不讨好的事儿,他们一般是不会找爹的。纵然有些生气,心里还很担心,我还是很礼貌的说:“大姑,你有啥事儿就跟我说。我都20了,也不是小孩子了。要是能用的上我帮忙的,我去也行。”我就不明白了,有啥事儿需要爹帮忙还要瞒着我们全家的?然后大姑还是不说事儿,说是跟我说了也没用,还是要爹的电话号码。忍着怒气,我说:“既然没事儿,那也不用找我爹了。”然后就把电话给她挂了。挂了电话后,还是一肚子气。她娘瞧不起我们一家子,给我们气受。她也瞧不起我们,啥事都觉得没必要跟我们说。那就算了!你别说了,我们也不稀得听!挂了电话后,和娘一合计,娘就猜都猜到了,说第二天爹肯定会回来,大姑从我们这儿拿不到爹的电话号码,从别人那儿也会知道。果然,第二天晚上,八点多,爹敲响了院门。突然间心里很气,不想理他,在这一刻,他变成了大姑的帮凶,一块儿欺负我们娘儿几个。爹和我们是一家人吧,他从外面回来,无论什么原因,于情于理,是不是应该给自己的媳妇儿女打声招呼?可是他没有,他这样做,就跟大姑有事儿找他帮忙,而瞒着我们娘几个的性质是一样的!要是不顾及父女情分,我真的很想大声质问他,他这么不把我们当成自家人,胳膊肘一味的往外拐,任由着人家欺负我们,在人家欺负我们累的时候,还给人家端茶倒水,他是图什么?我能不能问他,等你老了的时候,给你养老,守在你病床边照顾你,给你端屎端尿,擦洗身体的,换成你的父母兄弟姊妹及他们的儿女后代行吗?要是我说这样的话,村里的吃瓜群众,肯定会站在道德的制高点,对我指指点点,说我不孝顺。而爹也会认为我不孝顺。给爹打开了院门,看了他一眼,瞬间有了很无力的感觉。算了,不问了,也不争了。这么多年都是这样过来的,没劲。爹进来以后,我们谁也没跟他说一句话。他也猜到了是因为什么,所以也没吭声,自己做了点饭吃。第二天一大早,他就骑着自行车走了,铁定是去我大姑家了呗。我们也不管了,由着他吧。反正在他心里,他是宁愿委屈自己的妻子儿女,也不肯怠慢了他的父母兄弟姊妹及他们的子女后代。两三天后,爹回来了。可能他自己也觉得无故消失了这么几天也很不好意思,就主动跟我们说起了,这次大姑叫他过去,是因为要去帮忙找她的女儿。她的女儿跟别人私奔了。我听后大吃一惊,私奔了?怎么可能?这种事儿我没料到!我觉得私奔这件事儿就算是发生在我身上,也不会发生在她的身上。然后我就问爹,表妹跟别人私奔了,让你帮忙去找,这件事情本身无可厚非,舅舅帮忙是理所应当的。但是这件事儿,和不能让我们娘儿几个知道,有什么必要的联系吗?爹有些惭愧,他低下头小声的说道:“兴许你大姑是觉得这事儿丢人,不想让你们知道吧。”我还没有回答,坐在炕沿上的娘冷笑了一下,说:“觉得这件事丢人,不能跟我们娘儿几个说。那她大妗子和大妗子的孩子,还有她三妗子和三妗子的孩子都可以知道。就是我这个二妗子和二妗子的孩子没有资格知道是吗?”爹听了,也说不出个所以然,讪讪的问道:“你是咋知道这件事儿的?你怎么知道他们都知道了的?”娘给他一个白眼儿:“你和你们家人不把我当人看,自然有人把我当人看。而且我还告诉你,不光我知道啦,村里好多人都知道啦。四里八乡的,都是亲戚,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。”爹被娘这么一呛,自知理亏,也不好说什么了。我心里气不过,还是质问他:“爹,我都20了,是个大人了。连我婶子家几岁的弟弟都有资格知道,就我们不能知道,这不是明摆着看不起人嘛?凭什么不能告诉我?我们也不是特别想知道她家什么事儿,我们之所以想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,主要是担心你,你说他们要是让你帮忙去杀人,我们担心不?你是我爹,不是我姑孩子的爹!”爹知道我和娘生气了,又听我们主要是担心他,就赶紧解释道:“不会的,怎么会让我去帮忙杀人呢?就是让我跟着帮忙一块儿找找孩子……”表妹上初中之后就不再上学了,这些年她一直在外面打工。现在到了十八九岁的年纪,正是情窦初开的时期,与一块儿打工的一个男孩儿好上了。两个人好了一段儿时间,觉得感情到位了,时机成熟了,是时候向父母摊牌,争取他们的同意结婚了。可是这俩孩子,年纪小,涉世未深,还比较单纯。他们不知道,结婚不是俩个人的事儿,而是两个家庭的事儿。表妹领着那个男孩儿见了大姑和大姑夫,当大姑他们了解到,这个男孩儿是家里的老四,上面还有三个哥哥。虽然上面三个哥哥都结了婚,但是几家子都住在一块儿,家里穷得叮当响。就算是和表妹结了婚,男方家里也没有钱单独盖房子,得和公婆,哥嫂们住在一块儿。大姑和大姑夫两人立刻冷了脸,拍着桌子,生气地骂表妹眼瞎,不会找人,他们坚决不同意这门婚事儿!不过,男孩儿家里穷,兄弟多,并不是大姑和大姑父反对他们两个的主要原因。最重要的原因,是男孩儿家里这样的条件,压根儿就拿不出丰厚的彩礼。彩礼这件事是很重要的。他们养闺女这么大,就是为了嫁闺女的时候狠要一笔彩礼。大姑和大姑夫之所以这样看重彩礼,这都是源于他们为人父母对子女的爱。不好意思,说错了,这都是源于他们为人父母对儿子的爱!在表妹上面,她还有一个大哥。对于这个表哥,我了解的也不多。只是印象里依稀记得,他为人木讷,不爱说话。说起这个表哥,他也挺不容易的。年纪比我大好几岁,早就过了农村里的适婚年龄,算是大龄剩男了。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?就是没有女孩儿看上他,好像结过一次婚,没过多久就离了。儿子这么个情况,大姑和大姑父两人心里抓挠啊!父母之爱子,为之计深远。所以大姑和大姑父两个人,心心念念的都是再为儿子娶一个媳妇儿。不过最近这段时间,娶媳妇儿的彩礼越来越贵,二婚的娶媳妇儿给的彩礼更多。大姑,大姑夫都是土地里刨食的农民,也没有什么挣钱的营生,靠他们两个人挣不了几个钱。所以给儿子娶媳妇儿的钱就压在了表妹的彩礼上。而表妹带来的小子,家里这么穷,拿不出几个彩礼钱。于是他们就坚决不同意!可是表妹和那个男孩两个人情深意笃,非彼此不嫁不娶。他们两个就各种求大姑和大姑父,说尽了好话。男孩儿的父母也买了各种礼品,上门说情,为了自己儿子的婚事儿,陪着笑脸,伏小做低。可是表妹他们低估了大姑和大姑父为了儿子幸福的慈父慈母之心,大姑和大姑父是一心为了儿子,日月可鉴!大姑和大姑父两个人从来没有给过男孩儿和男孩儿父母好脸,虽然每次男方带来的礼物都会收下,但是还是不松口,坚决不同意。后来被他们求的烦了,就直接亮底牌了,大姑父要求,要娶他们的女儿可以,不过得给20万的彩礼。否则,一切免谈!表妹和男孩儿还有男孩父母说好话求情,说能不能少点儿钱?一下子20万,这么大一笔钱!都是农村人家,实在拿不出啊!大姑和大姑父为了儿子铁面无私,他们坚决不同意,彩礼钱将一分也不行。到后来,男孩儿和男方父母再上门,就对他们连打带骂,把他们给赶出去,面儿也不见。男方父母丢了脸面,有些生气,就不上门那么勤了。表妹和那男孩儿两个人没有办法,为了表达对彼此的真心,他们打算用真情打动大姑和大姑父两人。表妹和那个男孩两个人跪在大姑和大姑父的门前,求他们成全自己。两个人在大姑和大姑父的门前跪了一天一夜,也没求得他们两个人的同意。毕竟,女儿,一个外人,是迟早要泼出去的水。她怎么能跟他们的儿子的幸福相比呢?表妹和那男孩儿一看,大姑和大姑父油盐不进,是铁了心不同意他们俩。他们两个一合计,为了彼此的幸福和真爱,他们决定私奔。等以后大姑和大姑父两个人,心里气消了,他们两个再回来求得原谅。这就有了大姑给我们打电话,要爹的号电话号码这件事儿。我听完爹的话,就跟他说:“表妹私奔,大姑找你帮忙去找事应该。但是她这样对待我们,是不是很过分?她就算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也不应该这样对待我们。”爹点点头,说:“是,这件事是你大姑做的不对。你都这么大了,她应该告诉你的。回头我说说她。”我听后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儿,你可拉倒吧,你也只是在我面前这样说说,骗骗我们罢了。我敢拿自己的脑袋担保,到时候真见了面儿,你压根就不会提这件事。爹说,他和大姑父还有大姑父自家的男人们一块儿去找表妹,一开始找了好几个地方都没有找到。然后在一个商场停车的地儿,看到了男孩骑的电动车,可是问了好几个旅馆,就是找不到。然后大姑父就跟男孩儿的爹打电话,说已经找到他们私奔的地儿了,要是男孩儿再不把表妹给送回去,大姑夫就报警抓他。男孩儿的父母也是老实巴交的农民,没经历过啥事儿,害怕警察抓自己的儿子,就给他儿子打电话,让儿子把表妹给送回去。表妹被送回去了,回家之后就被锁起来了,爹的任务也完成了。到这儿,我以为这件事就告一段落了。可是过了一段时间,听爹说,表妹又和男孩儿私奔了。这次大姑和大姑父他们找了一段时间没有找到,两人也生气了,说不要这个闺女了,她爱死哪儿死哪儿去,一辈子不再让她进家门儿。我一听,还有点儿佩服表妹的勇气,就是嘛,自己的幸福自己争取。没必要为了自己的哥哥耽误了自己的人生。再得到表妹的消息是大一的时候了。有一次给娘打电话,娘告诉我说,大姑家的表妹又回来啦,还不是一个人回来的,抱着一个几个月大小男孩儿。按照一般的情况来看,都是这种情况了,孩子都有了,要不是铁着心断绝父女母女关系,就骂骂女儿,给她几天冷脸,出出气得了。可是我大姑和大姑父他们不一样啊,他们都有一颗饱含着对儿子的慈爱之心呐。在我表妹回来之后,他们对着表妹和那男孩儿又打又骂一通之后,把那男孩儿给赶了出去,把表妹给锁到了屋子里。然后对那男孩儿放话说,要结婚可以,20万块钱的彩礼一分也不能少,要不然媳妇儿和孩子都不能在让他见面。那男孩儿慌了,原本想着这次回来之后 求一求岳父岳母,等他们出气之后就能结婚了,可没想到是这么一个结果,要是拿不出彩礼,老婆和儿子都没了。那个男孩儿对着大姑和大姑父两人又跪又求,各种保证各种陪笑脸说好话。但是大姑和大姑夫两个人不为所动。男孩儿的父母又提着贵重的礼品上门儿说情,鞍前马后说好话。可是不顶用,男方父母又各种托人说情,还是不行,除了20万彩礼钱,一切免谈!大姑和大姑父为了防止女儿又一次私奔,他们这次学精了,就把我表妹和孩子两人送到了她姥姥家,也就是我奶奶家里藏着。派我奶奶,我大娘,还有婶子轮流看管,不让表妹和孩子离家一步,也不让她玩手机,怕他跟男孩儿联系。不过这件事儿,人家还是瞒着我们娘儿几个的。我娘是怎样知道的呢?是因为浇地的时候,我娘去婶子家拿浇地用的水袋子,见了表妹的面。而那男孩儿的父母被大姑和大姑夫拒绝了一次又一次,被骂的老脸无光,兴许也是当时在气头上,就对那男孩儿吼道:“我们不管了,你爱咋咋地吧。”那男孩儿一听自己的爹娘不管自己了,岳父岳母这边还把自己的媳妇儿子给扣着,连面都不让见,要是拿不出这20万,他什么都没有了。一切都没了。所以当时绝望之下,男孩儿拿起一瓶百草枯,一饮而下!男孩儿当时喝了百草枯,就躺在床上等死。大半天之后,父母从地里干完活回来,看儿子疼的满床打滚,才知道他是喝了农药了,就立即招集人,慌忙把儿子送到医院。结果送去医院之后,就再也没有拉回来。男孩儿死了,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没了,好像还不到20岁!男孩死了之后,男方父母也是伤心欲绝,心灰意冷。他们也是怕了我大姑和大姑夫,也对他们绝望了。就再也没有联系过我表妹,连自己的孙子也不要了。而我大姑和大姑父这里,对着男孩儿的死倒是没有多大的感觉,他们恨这男孩儿。恨着男孩儿没责任没担当,不但让他们闺女不好嫁人了,带着一个拖油瓶。还败坏了他们的名声,让街坊四邻对他们指指点点。大姑和大姑父为了挽回自己的名声,让自己儿子的婚事不受影响。他们是逢人就说,男孩儿就是太傻,一点儿担当也没有。他们当初说要20万,并不是真的就要那20万,他们只是为了吓唬吓唬男方,怕女儿未婚生孩子,嫁过去之后会受男方的欺负。他们还说,那个男孩和男方父母家死板,要是给他们说说情,哪怕少要一点儿也可以,给10万也行啊!干嘛要寻死呢?这不是坑了他们闺女吗?街坊邻居都知道他们是啥样的人,犯不着跟他们撕破脸皮得罪他们,于是就表面上附和他们,背地里却看不起他们。而我表妹呢,应该是伤心欲绝的。要不然怎么会有一天,她抱着孩子走到村里的桥上,想要跳河,追随男孩儿去。只不过,老天爷可怜她,没让她死成。那个男孩儿的姐姐和姐夫正好经过那里,就拦下了她,好言相劝了一顿,把她送回了家。这兴许是冥冥之中,男孩儿在天之灵保佑了她们母子吧。我和娘听说了这件事,都为表妹感到心疼,一个人带着个孩子真是很可怜!更加为了男孩儿感到可惜,这么年轻的一个生命!那是一条生命啊!我娘还很叹息地说道,她当时是见过表妹的,但是并不知道她当时是被奶奶她们囚禁着的。若是当时表妹向娘借手机联系那男孩儿,娘会同意的。可是她没有,她放弃了一次逃跑的机会,也是就拯救男孩儿的一次机会。我感到奇怪,我们与奶奶和大姑的关系并不好,并不会帮着她们。所以表妹向娘借手机的话,娘是不会拒绝的。但是她为什么不借呢?而且我觉得,她并不是没有机会逃跑。相反她很多机会逃跑,奶奶,大娘,婶子她们也并不是时时刻刻的监视着她,她完全可以趁她们上厕所的时候,或者下地的时候跑出来。表妹也可以向左邻右舍借电话,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她被囚禁的消息,总会有人接电话给她的。她可以抱着孩子跑出村儿,拦一辆出租车,直奔男孩儿家里,到时候让男孩儿再给出租车钱就行啊。一次次的机会都被她给浪费掉了。我想啊,表妹肯定是没想到自己父母心那么硬,她肯定对父母还抱有希望,觉得时间一长,父母的心就会软了。又或者是,她也想给父母挣点儿彩礼钱。不过更令我感到奇怪的是,与表妹关系不怎么样的我们,都会为这件事而感到唏嘘和难过。但是大姑和大姑父好像没怎么为表妹难过,他们除了埋怨男孩儿和男方家人之外。就是担心他儿子的婚事儿。我觉得这事儿要是放在我身上的话,我就会跟大姑和大姑父两个人断绝亲情关系了。无论从哪方面来看,纵然自己有错,但是他们是杀了自己孩子父亲的真凶。可是,我并不是表妹,也不了解她。她的选择和我不一样。没有听说过她和父母闹翻消息,也没有听说她过是怎么样的恨自己的父母。男孩儿死后,过了一段时间,一切平静了。都说雁过无痕,原来,人命也可以消逝无痕!又过了一段时间,听说表妹要嫁人了,是邻村的一个大龄未婚青年。因为父母年老体弱,家里贫困,没房,所以没娶上媳妇儿。表妹这样的条件,在农村,确实这样的是最合适的了。在这件事上,我很理解表妹。因为在农村,嫁出去的姑娘就是外人了,在家里长期住着不合适,更何况她还带着一个拖油瓶。听说这次男方承诺的很好,他们表示,会把表妹的儿子当做自己的孩子看待,全家人都会对表妹这个儿媳妇儿好的。虽然现在房子没盖新的,家具家电什么的也没有,但是结婚之后,会尽快买新的家具家电,盖新房子的。为了表示他们诺言的可信性,在表妹的结婚典礼上,表妹的婆婆还当着众人把表妹的儿子抱过去,说这孩子就是她的亲孙子。大姑和大姑父很高兴,很满意,终于给女儿找了一个好的归宿。当然了,主要的是这次男方给了他们10万块钱的彩礼。我觉得,表妹的这件事儿到这里应该是告一段落了吧,好好过日子吧,毕竟男方也愿意接受这个孩子。可是现实永远是现实,哪有人会把别人的孩子当自己的孩子呀?断断续续地听说,表妹结婚没多久,男方家里开始嫌弃她的儿子。当初承诺的,买新家具,盖新房也没得着落。男方家里老是埋怨表妹不给他们生孩子,说表妹的心还在她死鬼男人身上,不跟他们是一条心。我想,表妹的日子一定是水深火热的吧,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是很艰难的。具体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?应该是大姑拿了男方的彩礼,觉得有义务为男方做点儿事。她在表妹和男方家里生气了,抱着孩子在娘家住着的时候,跟表妹吵架,要表妹给男方生孩子。我觉得表妹心里肯定是还没有放下她儿子的爸爸,况且现在这个丈夫家里对她也是虚情假意,说一套做一套,她心灰意冷了吧。肯定是在痛苦绝望之下,她才拿起家里的敌敌畏药瓶,也喝了药了。幸好表妹被及时送到了医院,医院给洗了胃,各种救治,命是保了下来,但还是需要在医院治疗。医生还说了,现在是治好了,但并不代表以后就没有有危险了,毒素在身体内有潜伏期,说不定几年之后还会复发。在治疗期间,表妹的丈夫很生气,她怎么能喝农药呢?这样还怎么要孩子?他对大姑和大姑父他们也很生气,因为表妹是在娘家喝的药。既然表妹是在娘家喝的药,这说明和她丈夫没有关系。所以表妹的丈夫家里就认为,他们不应该拿全部的住院费,更何况就算拿了住院费,抢救了表妹,表妹万一好不了,他们的钱就打水漂了。所以他们只拿了两千块钱的住院费,每天派个人在表妹的病床前守着,观察情况。大姑和大姑父这边儿也轮流守着表妹,但是表妹的丈夫及其家人,中午吃饭的时候只买自己的饭,他们和大姑还有大姑父各吃各的。人家是这样想的,表妹要是好不了,这亲家也做不成了,没必要投入更多。我听说了后,心里拔凉拔凉的,这人性真是够薄凉的!后来表妹出院之后,人家男方家里也凉了心了。他们觉得表妹之所以这么决绝地喝农药寻死,是因为表妹不想跟他们过,心不在他们这里。更何况表妹的身子坏了,以后能不能生孩子还不一定呢。所以,表妹的老公他们全家人一块儿出去打工了,把表妹和她的儿子两个人扔在家里。期间不联系,也不给表妹生活费。表妹的老公家这样做,是有两个意思。一个意思是,他们就是想表明一个态度,他们全家人都出去打工了,要是表妹再寻思觅活喝农药啥的,就跟他们一点儿关系也没有,怨不着他们。第二个意思是,他们想跟表妹离婚。但是他们不想先提出来离婚,因为他们要是先提出来离婚,他们就理亏了,给表妹的彩礼就要不回来了。所以他们就用这样的冷暴力逼表妹这边先说话,让表妹先提离婚。这样不死不活的过了一段时间后,表妹这边受不了了,主动提出了离婚。经过法院打官司,法官判他们离婚,表妹这边退给男方3万块钱的彩礼钱。大四后半学期的时候,妹妹结婚我回家参加婚礼。在妹妹的婚礼上我见到了这个表妹,当时天儿不冷,完全没必要戴帽子。但是她却戴着一顶毛线帽子,抱着自己的儿子,跟别人有说有笑的。她戴帽子,是因为她喝了农药,头发烧的都掉光了。我觉得她很可怜,也有些心疼。主动跟她搭了话,还抱了抱她的儿子。但是我很不理解的是,她跟没经历过这些事情一样,跟亲戚朋友们有说有笑的。而且跟大姑的互动,也像平常关系好的母女一样,没什么区别。我不知道她是坚强到不露声色,可以有一层铠甲很好的伪装自己。还是麻木了,对生活妥协了。亦或者觉得时间长了,那些痛苦都不在。但是根据表妹除了几次私奔是反抗父母了,到后来听父母的话,再嫁,离婚的轨迹来看。我浅薄的揣测,她是被驯服了,被大姑,大姑父,村里对离婚女人的风俗,还有生活驯服了。因为,又过了没几个月的时间,表妹再一次嫁人了。这次嫁的那个男人,也是一个离婚的。年龄大,长得也不好看,家里穷,房子破。只是不知道这次,这个男人给了大姑他们多少钱的彩礼?我娘参加了他们的婚礼,回来我就问,那个男人怎么样?他们两个人能过到一块儿吗?娘回答说,就那样呗,第三次结婚了还能找到啥条件好的,凑合过吧。我听了心里挺沉重的,凑活过吧,只能这样了吗?不过,对于一个带着儿子,学历不高,不被娘家父母真是支持的离婚女人,生活是挺难的。除了嫁人,她有其他选择吗?这个,我给不了答案。因为我觉得,不同性格的人,答案就不同。有些人,要是面对跟我表妹同样的境遇,从一开始,就不会让自己孩子的爸爸死这件事发生。

励志故事相关文章

深度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