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28心情日志网 您还没有 登录 注册

三生三世兰花心

时间:2020-10-24 10:35    阅读: 24 次    来源:28心情日志网

  我养的兰花开了,淡淡的、素素的、在窗台上望着我。先是一朵、两朵,突然一夜之间,两支箭上的花十四朵花都开了,然后第三支箭上的花也不甘寂寞的开出了第一朵。于是,暗香盈盈;于是,浮香若动。

  说实话,这兰花是我从市场里随手买来的墨兰,品相一般,品种也一般,肯定不是老种,更非是原生种,兰韵稍差了一些,但好在还是兰!从朋友圈里,看干国祥老师,经常的晒他养的各种精品兰花,只有望花兴叹。看着他的墨兰中国红、墨兰吴字翠、莲瓣兰碧龙玉素、春兰黄金大富贵……每天都有不一样的兰花开放,就想到他的“尺码相同”。其实,这兰花也与他尺码相同。我的兰是小雅,干老师的兰是大雅。前些日子,干老师发了自己的兰花图并且写了句,“如果那个也是兰花,那这些又叫什么”,虽然和我无关,但是我还是代表我的兰花自卑一下。可转眼一想,自己着相了。素兰千千,世人种种,各有不同,各入各的法眼。干老师的兰花再好,我也只能远远地看看兰花图。我的兰再劣,也能远观且能亵玩。看着花箭上有一颗颗晶莹的兰膏蜜露,只闻花香,不谈悲喜。你且花开,我且欣赏!拈花一笑,指尖流年!要的就是这一瞬的心动罢!

  陪伴我兰花的是一株“黄金万两”,又名“富贵子”、“朱砂根”“珍珠伞”,名字大俗。因此每每发兰花图,就有朋友问我兰花一块的是“红豆”?我常常赧然。是啊,配得上兰花的应该是珠红豆。又一想,大俗即大雅!又何必感怀呢?

  这些年陆陆续续的坚持养几盆君子兰、剑兰,大都不很得意。养了几年的两盆君子兰,开了一次以后,已经好久不见花开了。这次搬家,还没有跟着我移动。还守在故乡的小楼上,守着一缕阳光。没有人打理、没有水,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。这次过年回来,只是带了养了七八年的三只巴西龟,冬眠结束,不带过来顾及他们的生命坚持不了太久。想来也是可怜,动物的生命往往被人感知的强度大,而花草的生命似乎太过于寂寂无闻。于是下决心,再回去把君子兰先带了来,免得她们落落寡欢、寂寂而终。新家里新添的剑兰正在凋零中,而新添的君子兰,偶然一次疏忽没有关窗,居然冻了好几片叶子。我也是深深的自责,自责对生命的漠视。

  春寒最后一天的料峭,转瞬就会过去。雨水已过,草木清发的日子就要来了。年前,把老家平房里那些还有几分姿色的桂花、一人多高的红豆杉送给了叔叔。但那些已经深深扎根的牡丹、芍药,应该是吐露出红嫩的芽了。天生天长的花,生命力更强一些。只要有一些生气,就会萌发、就会生长、就会绽放!这是生命的力量!

  有人说,爱花的男人,大多生女儿,我坦然而受。每天不到两岁的小女儿,稚稚的趴在肩头,把小脑袋瓜贴在脸上,很安全感的、很温馨的、奶声奶气的说她的童话;下班回到家里,扭着小PP跑到阳台上拿拖鞋,然后看着换下,然后把皮鞋又拎到阳台,摆齐。这么小的人儿,蕙质兰心,不枉我爱花一场!

  二月

  东风已成

  二月

  杨柳未发

  二月

  兰花已开

  你来或者不来

  我都不会老

励志故事相关文章

深度阅读